滴滴快的获牌:私家车符合条件可接入平台
  信息来源: 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5-10-09  浏览次数:968

 

“上海模式”鼓励互联网创新,将车辆准入等日常监管交由平台方负责,且未强制要求“8年报废”

  2015年10月8日,对于中国的移动出行业来说,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当天下午,上海市交通委正式向滴滴快的专车平台颁发“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这是国内首张专车平台的资质许可证,意味着互联网专车正式得到了官方认可。

  而就在上午,Uber也宣布入驻上海自贸区,这是其设立的唯一一个美国以外的独立公司,Uber还把中国业务搬到了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运行——离“合法化”更近了一步。

  值得关注的是,约租车“上海模式”允许符合相应条件的车辆接入网络约租车平台,并将车辆的准入等日常监管交由平台方负责。

  对此,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和滴滴快的CEO程维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不止一次提到了“阿里巴巴模式”,类似于由淘宝负责淘宝卖家的管理。不同的是,对于滴滴快的,这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如果专车出现不合规等问题,平台方有连带责任。

  此外,关于此前外界盛传的“专车新政”规定的“私家车禁止接入平台、8年报废”等严苛要求,“上海模式”目前并没有强制规定。

20151009171053961_BXS2du18.jpg

  私家车符合条件可接入平台

  滴滴快的拿到许可后,外界最关心的是私家车究竟能不能接入平台。

  约租车“上海模式”允许符合相应条件的车辆接入网络约租车平台。以第一家获得牌照的滴滴快的为例,符合相应条件的车辆可以接入滴滴。而滴滴作为平台方需具备企业相关资格和所在地的服务能力,获得互联网业务资质和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从而对平台车辆进行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模式”中明确规定,平台数据库需接入监管平台,注册服务器应设置在中国内地等。上海交委强调,提供专车服务的车辆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营运证,司机也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从业资格上岗证。

  孙建平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按现有法规,私家车肯定不能接入,但是如果私家车具备了经营车辆的条件,“和我们出租车的管理有区别吗?”孙建平反问。

  程维在专访中也明确表示:“如果私家车符合标准,也是可以运营的,并没有要求改变车辆的性质,也是鼓励保护创新很重要的一个举措,这是大的方向原则。”

  上海交委的这些要求,与此前盛传的“专车新规”相比宽松许多。此前,外界流传的“专车新规”可能对现有专车市场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条款主要有:车辆需变更为营运的预约出租汽车,营运车辆需要牌照资质,报废规定由60万公里报废里程变为8年;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驾驶员要求全职;从行政上把专车数量纳入审批序列;营运价格要至少比出租车高50%。

  程维向本报记者表示,此次“上海模式”的专车管理办法更加市场化,尊重了现在市场上已有的专车业态。“比如说,没有像原来的出租车管理一样制定一个统一价格,更没有约定专车的数量。”他透露,未来滴滴快的会“通过大数据去找到一把个最合理的尺”。

  对于准入车辆的标准,程维表示,在保险上的创新是重点。“这次在专车运营当中所有可能的风险都有一个方案,比如说车子如果发生了损坏谁来承担,车子撞了,第三方责任险在哪里,有很多的考虑,并不是用原来运营的险,也不是私家车的保险,我们有上海保险的创新,并针对这做了一个方案。”他说。

  滴滴快的方面表示,平台将统一购买营运性的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方承运人责任险,承运人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每车最多能提供600万元的保额。

  关于细则,程维透露:“原则上比出租车辆要好一点,价格和车型的标准有一个度,对于驾驶员的培训和考核也制定了相关的方案。”

  滴滴快的现已公开的标准还有:司机方面,约租车公司对其年龄、驾龄、过往驾驶记录等设置明确的准入条件,建立培训制度;服务方面,约租车公司对接入平台的车辆和司机进行严格的安全核查,建立健全服务规范,设置乘客投诉渠道,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滴滴快的方面表示,将尽快给符合条件的车辆和司机颁发相应资质。

  方案制定花了4个多月

  程维在专访中透露,目前这个“上海模式”是滴滴快的和上海交通主管部门共同组建工作小组制定出的专车试点方案。“从(今年)5月开始,一直到9月16日,颁发了中国也是全世界第一张专车合法化的牌照。”

  早在四个月前,上海市交通委与滴滴快的就在出租车业务方面进行过合作。6月1日,上海市交通委、四大出租车企业代表和滴滴快的联合建设的“上海出租车信息服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这是第三方打车软件第一次正式与官方合作。滴滴快的也同时在上海试点托管出租汽车个体户的海鸥滴滴服务社,开创出租汽车个体户托管的新模式。

  孙建平告诉本报记者,滴滴快的进入上海以后,他们发现“资源配置的效率大大提高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所以一起建立了上述平台,现在到了解决其他问题的时候。

  而对于互联网约租车这个业态,孙建平表示:“上海交通部门的态度,历来是鼓励创新,因为是在‘互联网+’、在共享经济背景下的一种业态,我们鼓励。”

  上海交通主管部门具体关心的是:是否依法合规;有没有市场需求;乘客安全是不是有保障;公平问题,专车市场定位和传统出租一定要错位竞争,和谐发展。

  孙建平透露,平台计划分两步走,“在平台里面按照要求逐步规范,去筛选;对于新进来的,要按照这个要求来做。”

  监管将“给出一段规范的时间”

  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此前曾明确表示:“我们将成为一家由中国人运营管理、中国资本参与、配合中国政府管理、服务中国百姓出行的本土企业。”

  Uber一直以来在本土化方面做出的种种努力有目共睹,但滴滴快的拿到的一纸牌照也意味着,在中国市场合法化的这条路上,滴滴快的的劲敌Uber落后了。

  关于滴滴快的获得上海颁发的专车牌照一事,Uber方面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为更贴近中国用户,优步服务器就在中国境内运行,并且早已完成在中国的战略布局,在相关资质上与国内主流互联网企业一致。优步中国一切资料准备就绪,将按照规定流程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许可。”

  10月8日,同属移动出行平台的Uber宣布正式入驻上海自贸区,建立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金达21亿元人民币。Uber同时表示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63亿元,致力于在中国市场稳定发展。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Uber至今没有获得ICP(网络内容服务商)经营许可,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向Uber求证时,对方表示,已于几个月前获得该证。本报记者还在工信部网站上查找到了相关备案记录。

  虽然Uber在“合法化”道路上前进了不少,但想和滴滴快的一样拿到牌照还有不少步骤要完成。

  孙建平表示,首先是专车的市场定位,对于低价要打击,与专车的定位不符;其次,运营约租车平台起码要设有投诉平台,才会给牌照。

  对于此次颁证,孙建平还表示,这意味着其他平台就“不合法”了,但主管部门不会马上进行监管,“会给出一段规范的时间。”但他没有透露这段时间的长度。